MCSLN


其他文章

28 開展試教通識之路

文章日期:2006年5月2日

【明報專訊】在大學搞通識教育的,應邀到中學任講者有不少,但以教師身分上陣,相信不多。香港大學通識教育主任朱順慈早前「以身試教」,跟仁愛堂田家炳中學中六生上課;而她將於本欄一連4期,分享這難忘的通識課!

去年9月,我在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開辦的通識教育學士後文憑課程中教了一個學期「社會、文化和全球化」。

接受邀請時也知道「通識教育」是一個燙手山芋,課程把社會、文化和全球化綑綁在同一籃子,更是難上加難,但我最感為難的,卻是自己缺少在中學教學的經驗,對高中學生的興趣、能力和學習態度都不甚了了,面對教學經驗遠比我豐富的學生,經常有紙上談兵的感覺。

班上重遇10年前訪問過的鍾文堅老師。10年前,他已經是推動公民教育的先鋒,10年後的今天,他協助發展學校的通識教育,這個學年在預科班開了通識科,他跟中史科劉老師合教。

「既然你想試一試在中學教通識,來我班教兩節吧。」

兩節即是多少時間?一節40分鐘,兩節80分鐘。

80分鐘做得了什麼?

「不如連續來兩周,每次80分鐘,4節,可以嗎?」機會難得,當然要來真的啊!

日期和時間敲定了,我們開始討論教什麼。

「我正在上香港研究那一部分,你隨便選一個專題吧。」「好,我講教育。」

教改推行多年 怨言無止
翻開課程發展議會在1996年出版的通識教育科課程綱領,細讀了有關教育的建議教學內容。老實說,堶採丹C了大堆問題,看完了還真的不記得自己看了什麼。不過這也好,我可以理直氣壯地自把自為。

說是「自把自為」,其實我要承認,我向來關心香港中學教育的發展,3年多前,曾經為港台節目《鏗鏘集》製作了一個有關香港教育改革進程的回顧節目,叫《收 拾書包》。我當年很仔細的蒐集了資料,翻看了20多年來《鏗鏘集》有關教育專題的節目,閱讀了大量相關文件,得知香港政府在1982年邀請了一個海外專家 顧問團來港,評估香港教育的問題和提出建議。1997年前,教統會發表了7份報告書,推出了超過300多項改革措施,改革多年,1999年又發動了一次全 面檢討,提出「樂善勇敢」的寄望。製作期間,一個模糊的問題漸變清晰:「香港的教育改革少說推行了20多年,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苦水和怨言?」

這些年來,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

通識科強調「 探究式學習」
新高中的通識教育科,經常強調「探究式學習」。我認為提問就是最基本的探究。然而,要提出有意義和有探究價值的問題,可不是說說那麼輕易。
我在記憶的深處扯出這一個沒有答案的老問題,準備跟仁愛堂田家炳中學的中六學生上4節通識課。(四之一)

文︰朱順慈


其他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