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其他文章

29 從利益看教育持份者

文章日期:2006年5月16日

【明報專訊】上文提要:筆者4月應邀到仁愛堂田家炳中學,試教中六通識課,並以香港教育改革作議題。本文續談上周二(9日)〈教育與持份者〉。

眼前的預科生這樣理解在教育領域內,不同的「持份者」如何互相影響(見圖)。

說是「互相影響」也不全對,在兩張圖表中,箭嘴的方向都由政府官員開始,學生在關係圖中敬陪末座,看來十分被動,即使他們的箭嘴也有回指的時候,卻鞭長莫及,怎麼也不可能直達政府官員那堙C

特別有意思的一張,教師在圖表的中間,四面受壓,最後結果是「自殺和上街示威」。

教育政策制定 輕視學生意見
同學的理解跟現實情G可以是兩碼子事,但這個再現(Representation)的過程,卻揭示了他們怎樣詮釋自身處境,請他們作口頭報告,「學生」的無力感更明白不過了,在教育政策的制定過程中,他們完全是接收的一方,誰的意見都重要,只有他們的不重要。

至少他們是這樣認為的。

這時課已經上了一大半,我有點心虛了,怎麼還未到「戲肉」?可一回神,我發現我連戲肉是什麼也沒有把握,又是一陣心虛。

關係圖呈現了學生的想法,我們不能就此打住,接下來的問題是,什麼因素會決定這持份者的信念和行為?

我們回到持份者的定義,「利益」兩字再次出現。

「現在讓我們分成5組,政府官員、校長、教師、家長和學生,大家來想一想,他們在教育的過程中,有什麼切身利益。」

這時,坐在最前排的女同學說話了:「為什麼沒有僱主?」

我其實真是沒所謂,但她的語氣令我想多聽一些,便問她:「為什麼一定要有僱主?」

僱主影響學校教育方針
「僱主是很重要的,他們想請什麼人,會影響我們學什麼和社會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那好吧,你就跟隔鄰這位同學做僱主,其他人二人一組,我們開始討論吧。」

小息的鐘聲嚇了我一跳,6組討論卻方興未艾,沒辦法,我要打斷他們,請他們總結討論所得,做簡短報告。

「官員」來打官腔:「我們的利益考慮,要將香港的教育資源運用得更好,提升人口質素,提升香港競爭力,所以教育課程要與時並進。」

「僱主」打開她倆的請人要求清單:「教育要符合經濟發展要求,人才要食腦、醒目、轉數快、有創意、善於表達和溝通,懂多國語言。」末了,幾個$宣示了僱主是「求財若渴」。

「家長」那一組簡單直接7個字「望子成龍不成蟲」。

「校長」的利益分成「個人」和「學校」兩方面,個人而言,桃李滿門的成功感、名譽和社會地位、穩定的生活都是校長的切身考慮。至於學校,校長要顧慮的是能否得到政府資助,而這又涉及家長和學生對學校的擁護。

「教師」呢:「鐵飯碗、成功感、尊敬、地位,最重要是能否按教師的理念教學,消滅一切無聊工作。」

輪到「學生」,他們的報告更像一盆苦水:「求學不應太注重考試成績。求學不是為了考試,我們不能死讀書、讀死書、讀書死。學生壓力大,家長、老師、社會、前途、功課、考試,統統是壓力。其實青春真可愛,我們應該好好享受!」

聽完報告,不用說,小息已經快沒有了,我有再多的說話,此刻也只能趕緊吞回肚堙A在下一節課前,我匆匆拋下了一份功課。

「剛才大家說的都是你們的想法,當中可能受傳媒報道影響,也可能夾雜了平日的一些觀察,整體來說,可能有點想當然了。我想大家用未來幾天,找一個真正的『官員』、『校長』……做一個訪問,調查一下他們對『利益』的看法。」

鈴聲響起,我超時了20分鐘。

鍾Sir跟我踏出課室時,說:「你給學生討論的時間太少了。」

我想起下周那80分鐘,更感拮据。(四之三)

文︰朱順慈


其他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