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其他文章

30 教育利益的想像與真實

文章日期:2006年5月23日

【明報專訊】上回提到,我交下了一份習作,請同學在之後的一星期,親自訪問不同的持份者,整理後報告。

通識科反覆強調「探究式學習」,可什麼是「探究」?如何通過「探究」來「學習」?學習什麼?探究的過程是怎樣的?這些問題我還一直在思考和學習,但不管怎 樣,探究需要一個探究對象,同學分組扮演了不同角色,想像身分各異的人士如何思考自身跟教育的利益關係,但想像和現實之間有何差距?這正是我想他們探究的 主題。

受訪者反應影響訪問進程
假設一切順利,同學做訪問前,要先設定問題,如何設定問題本身就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問題提得太闊,可能不蚚隞琚A定得太死,又問不出什麼來。訪問過程 中,受訪者的反應,也會直接影響提問的方向和方法。末了,同學可以把自己在課堂上推敲的觀點,跟由一個有血有肉的真人親身道來的觀點相互參照,尋找異同。 當6組都報告完畢,同學對於身處不同位置的持份者的考慮,應會更為全面。

當然,這一切假設的前提是,他們會做這份習作,但如我所料,一周後,6組都交了白卷。

功課都沒做好,探究不成了嗎?倒又不是。始終認為,所謂探究式學習,探究精神是最基本的,而提問又是一切探究的起點,結果我把原先設計中最重要的部分抽出:「未來10分鐘,請各組報告你們的訪問題目。」

10分鐘明顯還是不夠,尤其是當他們想到要了解別人的「利益考慮」時,都有點猶豫。

「教師」組劈頭第一條問題便是:「你的固有利益是……?」

我問:「你真的會問老師這問題嗎?」

「教師」未答話,已經有同學說:「利益,聽起來很負面。」這時「教師」發話了:「老師跟我們關係很好,我們問什麼他都會答的。」

「是這樣嗎?如果你們是受訪者,你認為問題夠具體嗎?你們會怎樣回答?」

如是者,提問、答問、再提問,不知不覺討論起探究的方法。鍾Sir教導有方,同學對質性和量性研究都有認識,很快就點出了單單通過訪問蒐集數據的局限。

6組準備就緒,輪流報告他們的訪問題目,其他組別可以提問和發表意見。「利益」這詞的面貌愈來愈清晰了,利益不一定跟私慾扯上關係,不同持份者的切身利 益,固然有個別性,卻也有從整體社會利益出發的。報告完畢,把各方利益放到之前一周的關係圖看,形勢只有更複雜了。

社會角色重疊影響觀點
「說起來,每一個人對教育的期望都很合理,當要制定政策時,誰的意見更『合理』?誰的利益要先得到照顧?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所謂持份者的利益 其實也沒有我們想像得那麼直接和簡單,譬如校長,他們曾經也當過老師,可能也正為人父母,就正如官員和僱主都當過學生,當然,我們的社會角色會影響我們的 觀點和角度,但事情卻不是如我們討論般理所當然的。」

我派了一個香港教育改革的年份表給同學,瞥一下手表,時間不夠了,當下急急把資料說了一遍。心急,因為我想在課堂完結前,跟大家講一個我喜歡的故事。

「連續兩周跟各位同學談教育和教育改革,不能避免想到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是教育,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柏拉圖說過一個很有名的寓言,不同的人在其中讀出了各式各樣的寓意,我也在其中得到了一點關於教育的啟發。

有一群人住一個洞穴堙A他們的手腳和脖子都給鎖住了,動彈不得,面壁而坐。他們背後有一堆火,火前面有一個高台,高台上有些花花草草之類的東西。火把這些 東西的影子投射到洞穴的牆上,這群人看茬o些影子,一直以為它們就是真實,直到有一天,有一個人掙脫了身上的枷鎖,轉身發現,原來背後有一堆火,他每天看 見的都只是影子。他往洞穴外走,發現外面有太陽,外面的世界很大。他回來跟同伴說,外面還有一個世界,換了是你們,會怎樣反應呢?」

兩周4節過去了,離開前,我請同學寫下一點感想,告訴我上這幾節課的一點體會。看茈L們的贈言,我稍感安慰,卻又難掩心虛,因為我發現,我學到的,其實遠比我教到的多。【四之四】

後記:寫了4星期的「試教通識」,愈寫愈長,大大超出預算,更糟的是,還有不少值得寫但已沒有篇幅寫的東西,譬如同學的感想就很有意思。我打算日內把同學 的感想打好,放到新開的網誌上(liberalstudieslab.blogspot.com),希望能延續有關討論,歡迎留言指教。

文︰朱順慈

 


其他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