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Liberal Arts Education Transformation For Life
開始內容
Pan Sutong Shanghai-Hong Kong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PSEI)
潘蘇通滬港經濟政策研究所
2017年5月31日:潘蘇通滬港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發表紐滬港三地上市比較研究報告:建議上市企業既要遵守監管要求,交易所及監管機構亦需要採取措施,改善對上市企業監管的效率及效益,以促進投、融資市場發展
主頁 > 過往活動

「潘蘇通滬港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發表紐滬港三地上市比較研究報告:建議上市企業既要遵守監管要求,交易所及監管機構亦需要採取措施,改善對上市企業監管的效率及效益,以促進投、融資市場發展

近年來,以中國為首的亞洲新興市場崛起,加上金融市場自由化加速,全球經濟相互依存關係加深,使得企業經營和資本流動日益全球化。這股趨勢不僅帶動了中國、香港以及新加坡等亞洲資本市場的繁榮與發展,也讓中國及不同地區的企業投、融資管道更為多元化。然而,首次公開招股(IPO) 的過程非常嚴格、耗費時間和昂貴。企業有需要清楚了解國內、外市場的上市成本效益,謹慎作出每個投、融資決定。

嶺南大學潘蘇通滬港經濟政策研究中心,剛完成題為《企業上市集資成本、監管效率、支撐股價因素的異同:香港、上海與紐約的比較研究》的金融研究報告(本研究),報告集中分析在香港、上海與紐約三個交易所上市的中國企業(包括國企及民企)在上市集資成本、監管效率、支撐股價因素方面的異同,並提出相關政策建議。

通過對香港、上海與紐約的比較研究,本研究報告主要發現:

一、 上市集資成本方面,在直接上市成本上,依照過去11年的成本佔集資額的平均值來分析,紐約交易所的總成本最高,上海交易所居中,香港交易所最低。在維持上市地位的成本上,如若只從財務要求上看,上海交易所是三地交易所中財務要求相對較高的交易所,上市企業必須符合淨利潤、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無形資產和未彌補虧損等所有條件方能上市,未盈利或虧損的公司上市並不允許上市。從主要罰則條文上看,不難發現上海交易所對上市企業違規的罰則最輕,香港交易所居中,紐約交易所最重。

二、 監管效率方面,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監管機構和紐約交易所已經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監管與法律規範體系,其在監管上主要依賴事後監管的處罰機制和市場機制,並且已經成為其他交易所倣效的主要對象之一。紐約交易所的監管規則越來越多,處罰也越來越嚴峻;但是,過於龐雜的規則也存在損害市場效率問題,這方面值得各地監管機構留意。

三、 支撐股價因素方面,比較三地交易所於2005年至2015年中國上市公司的平均首日股價收益比率,新股超額初始收益比率現象顯得尤為突出的是紐約證券交易所,上海交易所次之,香港交易所最低。再比較三地交易所中國上市公司的首年股價收益比率時,排名次序與首日股價收益率的次序有所變化,最高為上海交易所,紐約交易所次之,香港交易所最低。如計算首三年收益率平均值,上海交易所依然要比紐約和香港交易所要高,依次序的排名為上海交易所最高,紐約交易所次之,香港交易所最低。然而,上海交易所首三年股價收益比率較首日及首年的收益率平均值顯著大幅下跌。值得留意的是,近年來紐約交易所在首三年股價收益比率有逐步回升的趨勢,而上海和香港交易所首三年股價收益率卻明顯接近。

本研究在上述研究分析基礎上,為相關上市企業和交易所提出以下建議:

一、 企業行為方面 1. 建議企業注意公司治理的規範化;
2. 建議充分認識上市所帶來的責任風險,強調董事會成員、高級管理人員的問責制度;
3. 建議企業加強上市過程中和上市後的公共關係管理。

二、 對上海交易所的政策建議 4. 推動上海交易所改制,明晰權責;
5. 積極研究股票發行註冊制,提高市場化程度;
6. 適當調整上市標準,引導互聯網等高科技產業在滬融資。

三、 對紐約交易所的政策建議 7. 引入原則性監管,進一步促進監管效率及效益。

四、 對香港交易所的政策建議 8. 適當調整雙重存檔制度,提升資源利用效率和市場效率;
9. 仿效紐約交易所,優化非本地企業上市流程和標準;
10. 適當引入不同股權結構的企業上市,調整「同股同權」政策。

總括而言,研究發現紐滬港三地的企業集資成本及對上市企業監管,紐既最高亦最嚴;首日、首年及首三年股價收益率平均值,卻以滬、紐兩地競逐首、次名。研究建議上市企業既要遵守監管要求,交易所及監管機構亦要採取措施,改善對上市企業監管的效率及效益,以促進投、融資市場發展。

如對本研究有進一步查詢,請聯絡本研究報告的主要撰寫人、嶺南大學潘蘇通滬港經濟政策研究中心高級項目主任(研究)岑懷恩博士(電話:26168594/wyshum@ln.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