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大学研究生会议主题演说鼓励跨学科研究家庭议题

英国约克大学研究院副总监Antonios Roumpakis博士在岭南大学跨学科学习研究生会议发表主题演说,题为「家庭作为社会经济参与者的角色:新研究议案的启示」。承蒙大学资助委员会支持,会议在三月二十九及三十日於香港岭南大学梁方蔼云艺术廊举行。

 

Roumpakis博士的演说,综览过往把家庭重新定调为社会经济参与者角色的研究文献。他广泛参考不同主题的研究,包括经济人类学、历史体制主义、发展研究、法律和管治分析,还有大量有关女性政治经济学的文献;再以比较社会政策的角度,聚焦以上不同学科交集的领域。

 

活动期间,来自岭南大学不同学系的教学人员与学生会面,探讨研究的新角度。学生学习以跨学科和比较角度进行研究;又学习以国际视角,探索研究本质。讨论焦点范围放在岭南大学的三大核心学系,即社会科学系、文学和人文学系,以及商学系。

 

image

Antonios Roumpakis博士

 

演说首先探讨家庭作为提供福利的单位的角色;再而分析经济历史学家Karl Polanyi (1886-1964)的理论研究。Polanyi发展出一套基础模式,论证家庭可如何动用财政和情感资源保护家庭成员。Roumpakis博士演说的第三部分,提出以全新的研究议案,分析家庭作为综合代理单位的角色。

 

Roumpakis博士说,他的研究希望引发大家以跨学科的角度思考家庭议题。他表示,所有议题都可以跨学科的角度学习,而促成这种形式的研究也很重要。他的研究目的,是希望环绕家庭这议题,订下全新的研究议案,鼓励透过上述不同学科的研究发挥协同效应。他认为,家庭这议题包含大量广泛的研究领域;不论修读任何学科,家庭这议题都会沾上关系。

 

Roumpakis博士说:「『家庭』是个具争议的概念,而且定义纷陈。最普遍的定义反映了存在於家庭中的阶级关系-工作分配,尤指家庭照顾方面的工作分配。这概念也得就谁属家庭成员设下清晰的定义。Roumpakis博士指出,「家居」和「家庭」常被混为一谈,尤其在经济学上更甚。他常以「家庭」作为一个单位作分析-这单位不仅可指父母子女,还可包括延伸网络内的人。

 

image

 

Roumpakis博士修读博士生时,研究退休保障改革;其中一个他感兴趣的研究范畴,是跨代关系。他关注不同世代会否彼此照顾,以及这种照顾会否带来冲突。他说:「我常有种恐惧,害怕不同世代只会各自为政,但我或许过虑了。我相信家庭里的不同世代实际上是会互相照应的。」Roumpakis博士说,透过实证分析,可以了解家庭里有冲突和正面关系的程度。他还提出,很多理论和分析手法都可以掌握这方面的情况。

 

Roumpakis博士分享了一些从比较社会政策角度得出的看法,并引用把家庭视作为领取福利单位的研究。他提问:「试看每个家庭得到多少金钱和支援,尤其试比较不同福利国家的情况?」Roumpakis博士特别提到约克大学社会政策教授Jonathan Bradshaw开创先河的研究,为不同家庭类型开发不同的儿童福利方案。

 

演说中也谈及「钻石型照顾」这福利混合模式的概念。家庭政策、性别和照顾服务都是有关这议题的文献的重要主题;而家庭作为其中一个福利提供者,不论是与政府共同提供福利,甚至代替政府提供福利,也是这类文献中特别注目的一点。比如说,我们需要儿童照顾服务,或长者照顾服务,家庭都可以是提供者。他说:「大家总有需要得到别人照顾的时候,所以这是很重要的。这类照顾需要有人负责提供;这可以由国家、社区和家庭共同分担。社会上常有争论谁得负责提供这类照顾服务,也有人争论这类照顾是否得有性别规范。」与此同时,也有说「钻石型照顾」在其他国家有扩展的情况。

 

image

 

Roumpakis博士说,家庭也是社会缓冲的单位。人生不如意时,可以回家和家人共住一会;家人也可能会拿存款来支持你买房子或租房子,或给予有用的情感支持。家庭的角色实在重要。

 

Roumpakis博士说,家庭在亚洲和东南亚的角色尤其重要。地区内没一个属真正的福利国家,家庭便得在缓冲风险上承担重大责任。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福利迅速发展,但固有文化仍然担当重角。「虽然福利发展了,家庭的重要性不会消失,这角色是无可替代的。」他说。「很多学者以为所有地方都可以变成北欧国家-人人仰赖妥善高效的现代国家官僚系统和国家提供的福利产品生活。我觉得它们是万中无一。北欧国家做得到,有其独特历史源流。比方说,我就不见得瑞典的福利架构可以处处照抄如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