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科技大学的贝斯图教授在「第六届社会政策与治理创新国际研讨会」分享大湾区不是解决香港人口问题的灵丹妙药

image

贝斯图教授

 

香港科技大学的贝斯图教授在其主题演讲中以人口学家的角度,探讨大湾区的政策创新。

 

贝斯图教授指出,虽然在广东省难以搜集可靠的数据,他仍有理由相信大湾区,包括香港和澳门,都面对出生率低、人均寿命长的情况。他在演讲中集中讨论导致出生率低的两个原因:劳动市场摩擦和缺乏价钱合理的房屋。

 

在惠州,人们以一百万人民币便可以买到大约90平方米的居宅单位,但在深圳,同样价钱只能买到五分一大的地方,在香港更只能买到7平方米。物业价格高企,令年轻人只想留在家里居住,即使搬家自立门户,也会延迟组织新家庭的时间。

 

前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在其2000年的施政报告里设立了一个目标,要在十年内让六成中学生接受大专教育。在2015-16学年,已有七成学生达标。可是,由於毕业生的资历和劳动市场的需要不符,加上待遇倒退、机会不足,很多年轻人感到旁徨不安。贝斯图教授指出:「毕业生不一定想在零售或旅游业工作,但这些行业却有空缺。」

 

接着贝斯图教授又概述一些人们一直追求或倡议的理性政策建议,以解决这些人口问题。

 

其中一个减轻本地房屋问题的想法,是鼓励在香港工作的人迁往大湾区物业价格较低的地方生活。可是,在广东,购买物业的程序透明度较低,法律风险较大,令人对跨境生活的想法感到却步。

 

其他政策,例如实习计划,亦一直有在大湾区推行,以鼓励劳动人口迁徙。但是,贝斯图教授指出,香港毕业生在中国大陆工作,即要与每年大约八百万名内地大学毕业生竞争;此外,要年轻人离乡别井工作,也要考虑他们的个人感受和想法。

 

贝斯图教授认为,特区现时还未对人口急速老化做好准备。「香港没有实质的计划去应付长期照护。」

 

广东和福建分别自2013和2018年起推行综援长者广东及福建省养老计划,让合资格的香港长者在这些省份过退休生活。广东省兴建了不少护理中心,又发展特别住宅,让长者居住,价钱比香港的便宜。可是,虽然住宿费减少了,医疗费却高得可耗尽人们的所有积蓄。

 

贝斯图教授指出,我们必须承认现时一国内的两制并不一定互相配合的。「我们不能假装那里没有边境。我们不能假装在一个地方买屋跟在另一个地方买屋是一样的。我们不能假装在一个地方生病跟在另一个地方生病会有相同结果。」

 

以上提到的只是制度上的问题。倘若把文化问题和个人态度考虑在内的话,就会明白到,大湾区并不是解决香港人口问题的灵丹妙药。相反,「何以楼价会这样难以负担?」「为什么生育率会这么低?」这些本地的问题却应该好好面对。贝斯图教授问:「为什么我们的生育率比全球很多地方都要低,但同时,调查又显示,只得很少人不想生小孩?」

 

贝斯图教授认为,同样地,在就业市场里,与其拼命地利用复杂的渠道协助毕业生就业,不如检视香港的教育制度,想清楚社会对一批批的毕业生有什么期望,探讨他们接受的训练是否适合现时的劳动市场。